等粮的ld

旁友,请喂我粮

【军师组】死亦何苦[下]

给我来了一个暴击……心真疼(QAQ)

青史难书。:

12月7日 大雪


隔着玻璃我看见了薄薄的雪花,我想起来之前的那个梦。


我记起来刚认识你的那一年,我拉着你看了那个冬天的第一场雪,结果当天你就受了凉,我为此自责了很久。


我觉得我应该不是这么孩子气的人。现在我还坐在床上呢,左手的石膏拆下来以后仿佛活动范围变大了,事实上并没有。


韩信今天又来找我了,我向他问起你的事情,他却闭口不答。


可能关于你的事情我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了,记忆正在一天天恢复,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病房外面好像有些吵,我得出去看看。


 


12月31日 阴


我梦见你全身是血的抓着我,让我快走。


后来天崩地裂,我抓不住你的手,你任由我这么坠落下去。


高空下坠的不适感迫使我从梦境里脱出身,大脑嗡嗡作响,钻心的疼。


这不是个好兆头,可老师告诉过我梦和现实总是相反的。你等等我,等我能下床了,我就去找你。


人总是对自己不明的新事物感到好奇。赵云给我送来了天书的残卷,问我有没有想起些什么。


我突然觉得他是不是傻了,我只是忘了些事情罢了,应该算不上失忆,更何况研究世界的起源一直是我所追求的事情,怎么可能忘掉。


 


1月24日 小雪


今天腊八了。


我应该有一个月没写日记了,虽然隔这么久才写一次的应该不算是日记。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可医生死活不让我出院。


我很想拽一把他的大胡子问他为什么,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不然他可能会把我扔进小白屋——关精神病人的地方。


主公终于把那东吴的大小姐追到手了,可喜可贺。今早她端着腊八粥进来的时候整个病房都是一股奇妙的味道,差点让我血脉喷张。


好在主公还有点良心,替我吃了那碗粥后把大小姐送了回去,我示意他帮我把病床摇起来,结果那傻子居然摇的是床尾。


……人和人的头脑。


一个月的时间我每天都在梦见你,梦见你跟我讲世界的起源,梦见我和你讨论用兵之道,梦见后来你陪我一起去遗迹中寻找神的存在。


我越来越觉得那些场景真实,可每当我想触碰那些的时候大脑就钻心的疼,我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让它顺其自然。


我可以稍微晚一点想起你来吗。


 


2月12日 小雨


医生说我下周就能出院了。


我尝试着下床走了两步,太久没有站立的我还是有些稳不住身,走到门口已经足够费力。


你的君主今天来了,带着韩将军一起。


我准备开门的时候他刚好就在门外,瞅着我大汗淋漓的样子还稍微惊讶了一下,赶紧让韩信把我提回了床上。


对,是提,我觉得他一定是恨我,各种意义上。


他给了我一本书,厚厚的,书页有些破损,应该有些年头了。


我追问的时候他什么也没说,我只看见他让韩信先走,然后周身浮现淡紫色的法阵,唱着歌从我面前消失了。


……神经病。


 


2月19日 大雨


我终于想起你了,前辈。


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伤口在疼。


潮湿的天气憋的我难受的紧,外面像是又来了急诊的病人,出了门后我看见那人满脸的伤痕,血渗透了绷带,护士急匆匆的把他推走了。


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进来了吧。


我现在正躺在床上呢,血液流失的感觉晕乎乎的,我还是想写点什么。


左手的血没一会儿就止住了,于是我又划开一道,等到没有力气的时候我应该就陷入失血性休克了吧。


我的前辈啊。


 


END.


 


——————————


大概是诸葛亮和张良去上古遗迹探索世界起源的时候触发了里面的阵法,张良为了救诸葛亮自己死在了里面,而诸葛亮因为从高空坠下骨头碎了几处大脑因为不愿面对现实逃避性的选择了失忆。


所有人对他避而不谈的原因是心知诸葛亮知道真相以后会做傻事,可是张良希望他活下去,所以韩信见到他的时候只是做做样子而没有动手,后来经过刘备的劝说两人也没对诸葛亮透露半点消息。


有人可能会说割腕不至死,但是如果一个重伤初愈的人在失血性休克又失去了对生存的欲望的时候很明显,这个人死亡的几率大于90%。


两篇题目分别是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前半部分是失忆的诸葛亮在找回跟张良有关的记忆的情绪,后者是回忆起张良死亡后的情绪。


其实我就是不会起名字而已。


感谢能看完这篇的各位。

评论

热度(106)

  1. 等粮的ld青史难书。 转载了此文字
    给我来了一个暴击……心真疼(QAQ)